西安外盘期货配资

股票配资  >  正文

小说:一头母狮的使命首发

山的轮廓弯弯曲曲的出现在微明的天际,浓雾逐渐消散。一阵冷风吹过,黄色的银杏树知道自己需要蜷缩起身子,飘零的叶子落在我的面前。脚下的大地和远处的山丘一片红褐色,栎树和松树林红绿相间。雨水把山顶的土壤全部剥离,一道道沟壑沿着山露山脊的一直往下,在半山腰慢慢堆积出一片丰实的土壤,灌木与野草抓住这唯一的机会,艰难地扎根蔓延而上,终于在褐色的岩石边倒下。

  山脚下,出现一排排大长腿们的巢穴。山脚被切割出一个齐齐的断裂带,在最葱郁的植被皮肤上拦腰一刀切断,形成一个宽阔的带黑色栅栏的平地,一座座红顶镶嵌着巨大玻璃的房子整齐的排列着。一个个怪物象甲虫一样在蜿蜒的道路上,缓缓进出那片红顶的房子。

  远远的我们看见了大长腿们开辟出的一块块平整的荒芜的土地,脚下的大地干燥的近乎开裂。

  饥饿始终是幽灵附着在胃里,促使我们翻过一座座起伏的山坡,走过一个个稀疏的树林,动物们始终没有出现。

  “这座山里大部分动物已经离开了。”雄狮一边说一边看着那蜿蜒的道路爬进山丘。

  “是的,没有天然植被的山丘食草动物们没有食物。食肉动物更不可能存在。”我肯定的说。

  “随时大长腿们就会出现在这里。”雄狮警惕地说。

  “我的家乡远在这个星球的另一边,我必须回去。”我望着雄狮说。

  “他们来了!”大长腿们的味道随风而来,雄狮警觉的看了我一眼。

  “日落的方向,向着日落的方向一直往前,我是从那里来的。”雄狮望着正升起的太阳说。

  我们跑上山顶,看见一群大长腿们正沿着山脚攀援而上。而山的另一侧大长腿们已经到达山腰。几乎每个方向都有大长腿们沿着山腰正在逼近。

  我们沿着高高的山脊一直向前,山势又开始低缓,左边的低洼出出现一片刺槐林,穿过刺槐林,沿着一条干涸的河床顺流而上。冷风侵浸着皮肤,大地坚实,山势起伏松缓。一片栎树林出现在另一侧。

  “不知道我们是否能活着到达适合我们居住的地方。”我对雄狮说。

  眼前这片土地冷峻干燥,这是太阳正逐渐远离这个星球的季节。我看着头上前方的太阳,嗅着从远方流动过来的空气,我们身后遥远的地方从海洋里吹上这块陆地的水汽正在减弱。从我们右侧遥远的地方寒冷的空气正在逐渐来到。而脚下的大地河流干涸,林木枯萎。没有水的存在。

  “我们必须向左方沿着太阳落山的方向,远离那即将侵袭的冷空气。”我向雄狮提议。

  “是的,左方遥远地方海洋里温暖的风吹不到这里。”雄狮回应。动物对气候本能的理解让我们避开危险。

  我们的右边的山脚下传来轰隆声。一片灰尘翻腾着升起,遮盖着一大片土地,远远的我们看见了甲虫似的怪物们正在啃噬着山体。远处又突然一声巨响,一片红色的树木顶部歪斜下去,随着山体垂直倒下。一团尘土滚滚升起。排着长队的怪物们一个个沿着一条破碎的道路蜂拥而上,象鬣狗猎食一般。

  “大长腿们把这座山征服了,这座山的生命已经死去。”雄狮看着干涸的山涧喃喃的说,

  “没有植物就没有水存留在体内,土壤被风和雨水剥去,这座山体内的血液已经停止流动了。”

  我看见几个大长腿从前方的山腰攀爬而上。

  “要在他们发现我们之前从这里冲出去!”我对雄师说。

  太阳在我们的前方缓缓沉陷。黄昏临近。

  我们已经远离了大山,沿着起伏的山丘追逐着太阳。眼前的丘陵一望无垠,山丘下是大长腿们荒弃的田地,大地一片死寂。远处亮起的零零星星的灯光透过干燥的空气传过来,汪汪的吠叫声随风而来。

  “我们必须到那里去寻找食物,我能闻到猎物的味道!”我直直盯着那灯光的方向说道。

  远远地一个大长腿们的村落出现在视野里。一排排房屋错乱地矗立在稀疏高大的树木中,有些房屋已经塌陷。更多的房子是一片黑暗,没有大长腿们的活动的迹象。

  “那是大长腿们的住处,随时面临危险。必须速战速决,不能拖延。”雄狮缓缓的说。

  我们慢慢向那灯光走去。我嗅到了熟悉的味道,和在狮园里被我吃掉的那只被大长腿系着丢下来的动物一样的味道。沿着这味道我看到一堵矮墙。

  我们站在下风口让狮子的气味远离,远远的躲在一棵树下等待时机,灯光终于熄灭了。

  猎物已经觉察到危险,躁动起来。我们慢慢靠近,两个成年的黑毛短腿长嘴的动物已经站起来直直的盯着墙外,唧唧的叫着。面对着我准备迎战。一排幼崽躲在身后。我从正面一跃而过。我看见雄狮从另一面墙外跃进来。幼崽尖厉的拼命嚎叫起来。两头成年短腿长嘴动物发出哀嚎。

  灯光亮起,一个大长腿的幼崽在房子里哇哇哭叫起来。

  破旧的门嘎吱一声,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年雄性大长腿站在门口,混浊的眼睛带着惊恐努力张望着,怀里抱着一个幼崽儿,脸紧紧的贴在他身上。

  看着前方的矮墙里两头狮子嘴里衔着嚎叫的猎物。老年大长腿抖起来,干哑地张张嘴,竟然叫不出来。我嘴里衔着猎物一跃而出,很快消失在夜色里。嘴里的幼崽已经没有了动静。身后大长腿这才含混的喊叫起来。

  没有大长腿们响应声和追赶的迹象。这是一个被大长腿们抛弃的地方。

  我跑进附近凹进的狭长的山谷,钻进一片榆树和枣树林。雄狮也衔着一个猎物回来了。我们终于填饱了饥饿的肚子。树林不大,我们不能久留。沿着山谷干涸的河床往上,一直走到高处,在一个一个凸起处干枯的草丛里我们获得片刻的休息。夜色沉降,星星稀疏的出现在广袤的天宇。冷风吹过灌木发出呜呜的声音。我们在星光里继续逃离这片土地,远离这寒冷荒芜又死气沉沉的大地。

  棕褐色的大地上很少灌木和草皮,偶尔出现的树林是同一种树,显然是大长腿们的树木。规整的平坦的土地整齐的排列着,开着裂寸草不生,那是大长腿们活动的地方。没有水的存在什么植物都无法生长。这样的环境让我们无处藏身,找不到食物,找不到水源。在这样的没有生机的土地上,动物们无法生存,更别说狮子们。也许这就狮子们被捕猎的原因:稀有。

  太阳高高的升起,我已经筋疲力尽。我们努力嗅着水源的味道。雄狮突然径直向前方一个缓缓起伏的高高的山坡跑去,山坡上是整齐的岩石。我们到达山坡顶端时看到得景色令我们欢呼雀跃。一个狭长的湖泊出现在面前,大部分湖底已经露出,生长出高高的水草。一个高高的山丘的象被砍去一半一样直立着矗立在湖中。山丘顶部草皮枯黄,稀疏的生长着矮矮的柏树,山坡密密的生长着弯曲的松柏树,山脚草木茂盛。我们沿着河往上游走终于有所成果了。

  我飞奔下去急不可耐。这里真是个好地方。兴许我们可以在这里捕到猎物呢。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放松。我们隐藏在湖边山腰一个高起的岩石后面,面前是开阔的湖面,身后是高耸的山顶。终于闭上了疲惫的眼睛。雄狮则在一旁观察着环境,等待着可能来饮水的猎物。

  突然啪的一声,同时我感到了脚掌突然剧烈刺疼。我跳起来。一个细长的红色的管状物尖尖的刺进我的的后退。抬起头,一个长长的黑色管状物在山顶对着我。我看见了长睫毛的脑袋缓缓抬起来露出山顶。眼神尖硬的象一头狮子。我知道我马上会在这个地方昏厥,这红色的刺是我的梦魇。我慌乱中抬起后退,扭头用牙齿直直把那红色的东西拔出来,红色的液体一滴滴的顺着尖尖的刺流淌出来。

  我跃下岩石的刹那,啪的一声,另一个刺在我腰的上方的岩石上粉碎。另一个大长腿举着长长的黑管站在山顶上,歪头眯着一个眼睛沿着长长的黑管正对着我。

  我一跃而下冲到山脚,沿着山脚湖水边高起的草丛,绕过那山脚,我吼叫一声示意雄狮危险的来临,此时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我沿着山脚向前冲去,避开大长腿们从山顶的视线范围。然后突然向左前方冲,那里密密的柏树和栗树笼罩着一个山坡。我听见大长腿们在身后喊叫着从各个方向冲过来。

  一直向上,沿着高高的山腰,一直冲上山顶。脚下的大地摇晃起来,我的脑袋开始发沉。

  我用尽最后的力气,越过一块凸起的大石,沿着满是柏树和栗树的另一侧山坡滚落下去。我努力睁眼,继续前进,可是脑袋已经不清晰,我辨不清方向。终于一切停下来,在天旋地转中没有了直觉。我听见了内心呼喊自由的声音,我听见了狮群的吼声。我努力又睁开眼睛,头顶的栗树和柏树摇晃着。我能看见长睫毛那焦急尖硬的眼睛象刀刻出来一样盯着我。她已经成为一头野兽,急不可耐的刺向她的猎物。我看见了长睫毛持着黑洞洞的管状物沿着山坡的密密的树木,向我逼近。大地仍然在旋转中,我的头依然昏沉的难以抬起。我知道我已经在劫难逃。

  突然“啊呀!”一声惨叫声响起,我看见长睫毛直接蹲坐在地。右腿高高举起。

  一个鳄鱼嘴巴一样的东西黑色的牙齿死死的咬合在她的腿上,红色的血液透出来。几个大长腿急忙上前围坐在她旁边。

  我在她的大叫里惊醒,这指令让我清醒。

  长睫毛又大叫一声,并用左掌直直的指着我。

  一个大长腿又抬起长长的黑管,我一跃而起,转眼消失在茂密的栗树林中。那黑色的鳄鱼嘴巴一样的东西一定是大长腿们捕猎野兽的东西。可惜捕错了对象。

  ***

  我追逐着太阳一直到阳光即将消失在草尖。越过高山又进入深谷。大长腿已经远远的被我甩在身后。我突然听见了雄狮在深谷上方的吼叫。我又向前冲去,爬上山谷来到高高的山顶,

  看着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远方的地平线。

  “我跟踪一只野兔,因此避开了大长腿的追捕。”雄狮看着我说,“野兔是这里唯一仍然活着的动物。”

  “今晚我们仍然需要找到猎物,上哪里去找野兔呢?”我直直的问雄狮。

  我们又一起回答:“找灯光!”我们大笑起来。

  天色阴沉没有星星。右边是一个深深的山沟,我嗅着沟底的空气突然高兴起来。

  一条窄窄的小溪蜿蜒地行走在宽阔的河床上,把沟底一分为二。潺潺的水声安静地流淌在两边低矮的水草里。“哇哇”声响起,我和雄狮一惊,朝那声音走去,一只水蛙哇的一声一跃进水里,迅即在不远处露出了头,我一个箭步追上去,水蛙又消失在水里。我们就这样追逐着水蛙,一只两只三只,我们高兴地跳跃着。我终于抓到一只。雄狮哈哈大笑起来。我们沿着小溪努力抓到更多的水蛙填饱肚子。

  几棵高大的杨树出现在小溪两边。接着前方出现一片宽阔的树林。我们走进了树林,失望的发现这里不是天然的森林。这里全部是一样大的杨树,光滑的树干直立着,密密麻麻一望无际。树根紧密相连紧抓大地,把一切可能的营养全部吸收,大地干燥,贫瘠成黄色。厚厚的落叶堆积着。林中低矮的草丛瘦弱地在冷风里颤抖着,这片树林和我们一样处在饥饿里,肆意搜寻着可以利用的一切。

  “这里的植物也得遵从大长腿们的规则生长,和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我叹息着说。

  “这里可能不会有猎物。”雄狮无奈地说。

  雄狮突然直直的盯着前方的草丛,一只獾出现在视野里。我看了一眼雄狮,绕过一片树林来到獾的另一侧。那只獾正在努力扒着土,并不时抓出一条蚯蚓往嘴里送。它突然呆住了,抬头觉察危险来临,雄狮一跃扑过去,它立即跑向我的方向。发现我在面前它突然向右转,可是已经无法逃脱了,我的利爪已经刺进他的腹部。

  那獾知道末日来临。

  “你们也迟早象我一样灭绝,我已经是这块领地里最后一只野生獾!”

  我一惊。

  “野生的狼,鹿,熊早已相继在这片土地上灭绝!现在灭绝的是我们。你们的日子就要到头了!”

  饥饿已经让我们无法理会这些,随着野獾的死去,这片土地的野獾类灭绝。

  在这片大长腿们的森林里,看不到鸟类,看不到森林里奔跑的动物。广阔的树林里单调的没有一点生气。这片树林和这片大地都在喘息着。我看着旁边窄窄的小溪和宽阔的河床,我仿佛看到这块陆地的血管正在一点点变细,最终完全阻塞,成为一片荒凉寂寥的沙漠。

  然而今夜,这里真是个理想的休息的地方。溪水潺潺,蛙声一片。哈哈!

  一只小小的野獾和几只水蛙解决不了我们的饥饿问题。我们继续寻找灯光。

  穿过杨树林,起伏的一块块大长腿的田地又显现在眼前,依然干燥荒芜。没有灯光,这个地方的大长腿们难道也迁徙了?现在这里只留下荒芜的田地。大长腿们迁徙到那黑夜亮如白昼的地方,也许迁徙到那有巨大动物园的地方,迁徙到那五光十色的舞台灯光下一排排整齐排列的台阶上。那里掌声雷动欢呼雀跃,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地方。

  沿着那窄窄的小溪,一路向下游走去,小溪在一个大水坑里聚集后又直直的向前延伸。灯光也映进我们的眼睛。一条窄窄的土路从水坑里沿着山坡一直爬行到远处稀疏的树林,灯光透过树林射出来。我们缓缓爬上山坡,一个宽阔平坦的场地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村落出现在眼里。我们待在一山坡与平地交界处一片枣树林里观察着这个地方。

  一棵粗大的桑树出现在平地的另一侧。我突然闻到了猎物的味道。一块巨大的肉悬着吊在树上。我脑子里立即闪现出那五光十色的彩球。大长腿们一定在附近。我们沿着枣树林行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这里所有的房子基本都是一样的:一座座尖尖拱起的黑色屋顶的房子沿着斜坡错落地一排排向坡顶挺进。明亮的光源照亮一个三面围墙的高大的拱形房屋,围墙的出口处高出来,木门紧闭。除了这个稍大的有亮光房屋和其他零星暗淡的光亮的房屋外,大部分的房屋是黑暗的。小径在房屋围墙之间穿行着汇集,然后又急匆匆的往外延伸,缠绕着这破旧的一座座大长腿们的住处。

  我看了一眼雄狮,立即向另一边远处的房子跑去。我进入小径,不断地穿梭于有灯光的房子的地方。汪汪的吠叫声响起来,我低吼一声,那畜生吓得唧唧地叫着。灯光亮起,我看见一个老年雌性大长腿蹒跚地走出屋子看着她的宠物在围墙内恐惧地乱跑。我又往前走过几个黑暗的房屋来到一个有光亮的房子前,一直到汪汪的声音又叫起来。我看见大长腿们的灯光朝吠叫声射过来。脚步声近了,一束光线射向我的眼睛。我迅速冲向另一个小径,围墙挡住了光线。大长腿们追过来,我冲进旁边的枣树林,几个大长腿喊叫起着一起涌过来。

  雄狮应该可以下手了。我吸引着大长腿们的注意力跑向枣树林的另一侧远离雄狮的位置。我一直冲出枣树林,跑向另一个山坡,大长腿们的脚步声听不见了。我冲过小溪,我听见雄狮的声音,果然他衔着猎物跑下山坡。我们穿过那宽阔的杨树林。沿着小溪向上游逃去。直到确定我们已经远离这个村落,灯光消失在视线里,我们才停下来,这是一条巨大的牛腿,雄狮吃力的衔着它用尽了力气,他瘫软在地。我们在一个山坡的高处开始这迟到的晚餐。

  在那群大长腿中,我没有听到长睫毛的声音。

  晨霭升起,沿着太阳落山的方向,避开从北方即将来到的冷空气,勇往直前


更多精彩:

频道精选